产业

从家纺到光伏遭遇多元化陷阱 孚日股份跨界丢了2.3亿

跨越国界,走向“别人碗里淘金”的济南报道又将何去何从? 刚刚宣布退出光伏行业的孚日(002083.SZ)给出的答案是:这是一个亏损的业务。 全球最大家纺企业11月21日晚间宣布,公司拟退出6年前涉足的光伏产业,将出售所有光伏项目相关生产设备。 值得深思的是,孚日宣布退出光伏产业的时机与6年前重金投资时相同,正是光伏产业的“黄金发展期”。 “每条线都像一座山,资源是有限的,有限的资源只能捕捉到有限的机会,而很多跨界企业的没落就违背了这个原则,盲目收购公司,盲目上马新项目,掉入机会陷阱 并且无法自拔。” 11月25日,睿财经行业分析师王政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就孚日退出光伏行业的问题感叹,“这种进退让孚日付出了高达2.3亿的代价 “很难脱身。”事实上,一度低迷的光伏产业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持续回暖,不少企业已经恢复盈利。“得益于大规模推出 国内市场和海外市场的发展,加之国家政策扶持、科技创新等利好因素,光伏产业整体回暖明显。”王政调查后得到的信息是,目前各社会资本正在 再次涌入,光伏产业形成了欣欣向荣的局面,在这样的情况下,去年初,坚持“坚持”的孚日股份 刺痛”,它为什么选择退出? “目的就是要甩掉包袱,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家纺主业上,把家纺主业做精做强。” 据孚日斯介绍,由于光伏行业持续低迷,公司投资的光伏项目对公司没有影响。 整体经营业绩拖累较大,公司计划出售与光伏项目相关的所有设备。 孚日斯表示,“虽然光伏电池特别是薄膜电池项目在2011年成功投产,但由于光伏行业整体低迷,产品销售价格持续大幅下滑,前期投入 生产线大,生产成本高,所以产品的销售价格没有竞争力,生产越多,亏损越多,一直闲置至今。” 公告显示,本次拟转让的30MW CIS薄膜太阳能电池组件生产线及配套设备的账面原值为8.07亿元。 计提折旧2.26亿元,计提资产减值2.06亿元,账面净值3.75亿元,但评估值仅为5805.82万元,较账面净值下降84.51%。 孚日承认:预计本次交易亏损2.3亿元,2014年净利润减少约1.7亿元,计入公司2014年度经营业绩。 “光伏产业虽然利润高,但也是一个投资大、风险高的项目。” 长期关注孚日股份的长江证券分析师张跃峰告诉本报记者,这些领域与其主营业务无关,也无法触及上下游。 因业务差异而产生的互补角色大根本控制不住,“出体很难”。 从家纺到光伏,跨度太大。 在王铮看来,追求短期利益和盲目追风是企业跨界失败的主要原因。 无锡尚德的财富神话,让光伏产业成为2008年各大行业和资本市场的宠儿。正是在这个时候,这家2006年11月24日登陆深圳中小板的家纺企业,将通过大众 2008年初发行,募集资金12.6亿元,其中40%投资于光伏产业。 2008年1月18日,孚日宣布将投资设立孚日光伏。 规划建设规模为年产60MW CIS薄膜太阳能电池组件生产基地。 预计2009年第三季度投产。公司注册资本1.8亿元,当年3月增至5.44亿元。 “孚日当时的做法,违背了募款时的公开承诺。” 张跃峰告诉本报记者,孚日当时的承诺是将募集的资金全部用于家纺项目。 中国研究与普华永道的一份报告指出,2007年是太阳能多晶硅供不应求、价格狂涨的一年。 2008年8月,孚日投资的晶体硅电池项目第一条设计容量10MW的生产线设备正式投产。 2011年9月,孚日投资的30MW薄膜太阳能电池生产线正式投产。 然而,让孚日无法想象的是,经过多年的疯狂投资,光伏行业供过于求,产品价格一路下跌。 2011年以来,国内外多家光伏企业破产。 目前,孚日股份的光伏项目尚未投产。 2013年,孚日公司收缩光伏产业战略,剥离大部分光伏资产。 与此同时,业绩受到拖累的孚日股份也得到了政府部门的大力支持。 在今年1月的公告中,它表示获得了1亿元的补贴,用于“支持光伏产业发展”。 “公司不是要退出,而是在行业不景气的时候收缩战略,等待机会。” 孚日股份董事会秘书吴明峰当时对记者表示,公司不会放弃光伏板块。 “从家纺到光伏,跨度太大了。” 王铮分析,这应该是孚日虽然光伏行业有复苏迹象,但最终还是选择放弃的原因。 主营业务增长困境难以解决。 彼时,孚日进入光伏行业。 张跃峰认为,“这是因为主营业务增长乏力,急于寻找新的增长点。” 孚日公司主营业务为中高档毛巾的生产和销售。 由于产品差异化程度小,进入门槛相对较低,中高端毛巾价格战愈演愈烈,严重制约了公司的盈利能力。 同时,公司主要产品以出口为主,当时国际金融危机尚未完全消退,一定程度上导致毛巾需求下降。 作为亚洲最大的毛巾企业,孚日在主营业务上有更大的提升空间。限制。 孚日金融部经理张萌表示,公司在2007年左右发现了光伏产业的兴起,经过仔细考察,决定进军光伏领域。 “纺织行业用人多,而光伏行业用工少,技术含量高。按照当时的产值,家纺行业一万多人,只需要150人。” “在光伏项目中,产量可与家纺行业相媲美。”张萌解释道,在业内人士看来,孚日家纺产品目前占比约85%,应重点关注家居升级 纺织产品进一步提高市场核心竞争力,但现实问题也不容忽视,如今毛巾产品主要以专柜形式存在于批发市场、超市和卖场,渠道本身有限。 进入门槛也低,充斥着大量的小微企业,品牌主本身数量少,毛利不高。 多重因素的结合,使得天花板来得非常快,要继续保持高速增长确实不容易。 事实上,孚日之前也一直在尝试突破渠道问题。 从2007年开始尝试“大家纺织”一站式家纺购物中心,但几年来成效不明显。 “根本原因是缺乏品牌影响力。” 在王铮看来,“虽然这个行业是碎片化的,但随着消费者的成熟,集中度其实在提高。或许只有提前布局、深耕主业的企业,才能冲出重围。”

你可能也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