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文弄墨

【国鑫腾4556银河国际】[编号30051]大学新篇之甲乙丙丁_舞文弄墨_论坛_天涯社区

大学新篇章A、B、C、D背景:某大学正在筹备大学运动会,大学即将举行总统选举。 主要人物:副校长A、教务长C、学生A、B、C、D、官员、副校长B、财务总监D。 第一幕地点:副校长A办公室。 人物:副校长A、教育学院院长C 前言:阳光普照! A副校长大约五十到六十岁,头发花白,戴着一副旧老花镜。 他坐在办公桌前的一把破旧的藤椅上,看起来也有很多岁了,正认真地看着文件。 . 这时,教育院长C急忙推门走了进去。 C 四十多岁,看上去精瘦干练。 C院长:“哦,我的A校长……” (稍顿,一脸的焦急)A副校长(还在专心地看着文件):“是副校长。” 院长C(C一直在办公室里自由走动):“你怎么还坐不住!!!” (A摘下老花镜小心收好,用手指揉揉眼睛)副校长A:“哎呀,我说,你能不能别晃来晃去,关上门,让人看看有多体面 是。” (C突然停下脚步,转身关上门,然后急忙转身)C院长:“我说校长……”(A闻言不悦,挥手打断他的话) ) 副校长A:“是的!你坐下说吧。” (C一脸焦急) C院长:“我不坐下。” 副校长A:“那你站起来说话。” (C走到旁边的沙发上,气呼呼地坐下)A副校长:“坐直,怎么看,一个十多岁的人都走了。” (C挺直了背,坐直了)副校长A:“告诉我,怎么了。” (Cing听到这话想起身,朝A走去。见状,X轻轻摆摆手示意C该坐哪里,拿起茶杯朝饮水机走去) C院长:“我说, 校长,您说三天后要举行学校运动会,您一点反应都没有。” (A端满了杯子,回头看了看。他走到C面前,示意要不要给他倒杯。) C院长:“我不渴。” (C擦了擦额头的汗后,松开了衬衫,A淡淡一笑,拿出纸杯,倒在CA杯上) A副校长:“距离校长选举还有一周,让 我告诉你,这个时候绝对不能说‘校长’这个词。” (C一脸不服。A端着水杯走到C面前,递给C一杯水,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下。C连忙接过水杯放在面前的茶几上。 他)院长C:“你怕什么?你让全校师生都说这个,你是不是应该坐校长的位子?告诉我,这个位置应该是三年前的。。 ……”(C说着激动,忍不住提高了声音。A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再说了。) 副校长A:“三年前的旧黄历别再看了 ,说校长不是校长,现在不好吗?” C院长:“三年前你就是这样,为什么?现在还是一样。” (C表情激动,微微停顿)“你就说说这三年谁为学校的发展做了一些有益的事情,最后赚了很多钱……”(A拍了拍面前茶几上的茶杯,当C看到这个 ,他把下面的话猛地吐了出来)副校长A:“你还知道你的身份是什么吗? (A一脸严肃的看着C,C低着头不敢直视) A副校长:“说吧。(A的表情更严厉了,C忙着站起来还不敢直视) 在A)院长C:“副手。 (C声音微弱,几乎听不见)(夏薇摆手示意C坐下,C坐直)A副校长:“说说你这三年都干了什么?” 三年来,学校的毕业率不升反降,课程不及格的学生人数直线上升,教师缺勤率和学生缺勤率……”(C听到一句话 一边,不停地搓手) C主任:“别怪我……” 副校长A:“怪我! 我在我的位置上,不寻求政治,我是素食主义者。 ”(阿宇一本正经的说着,用手轻轻拍了拍C。C站起身,走到了课桌后面的窗户边。透过窗户,他可以看到不远处运动场上热闹的一幕,不少学生和老师都在 准备下一次学校运动会会很忙。图书馆前面也是不远处,有一扇门。) ? (A不动声色地望向窗外,看到楼下那棵翠绿的松树,在这淡黄色的秋天里已经显露出来了) 精神抖擞急忙站起来朝A走去) C院长:“是你的老同学……”(C兴奋地走到X跟前,但距离A还有两三步的时候,他突然停了下来,站在那里 发呆)副校长A:“谁邀请他的?”(A严厉,双手紧握)院长C:“是……是副校长B……”(C一脸尴尬,聂诺开口)副校长 A:“你为什么请他来?” C院长:“他……他负责我们学校的换届校长,他正在赶我们学校的运动会。说是……对检查工作说是!(A长长的叹了口气!) ,并挥手示意C坐下。C见此,只是盯着A看,感受到了A的沧桑和无奈)院长C:“老派……”(莱顿,C想喊’ “老校长”,突然声音有些沙哑,于是清了清嗓子) A副校长:“学校运动会一直由B校长和丁主任主持,你我可以动员协助。 (过了一会儿,A才回过神来,语气平静)C院长:“是B副校长!”(莱顿)C院长:“他们在投票!”(C满脸怒气)A副校长:“ 对了!去看看这些同学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坏?” ”(A好像没有听到C的话,所以转移了话题,只是转身将桌上的几份文件递给了C。C急忙接过,快院长C:“哦,他们都是B副校长和D主任的亲戚……还有一个是某个部门的负责人……” 副校长A:“你也有亲戚吗?” (A背对着C,语气平静)(C听见额头上的汗水) C院长:“我……他……” 当你招募他们的时候,你应该让我知道的。” (C深吸了口气,抱歉地笑了笑)副校长A:“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你别插太多。” (Littleton)(A转身看着C,表情严肃,C低下头)A副校长:“这样的事情我还能管,只是这一次,不是例子。” (C连忙点头)C院长:“这不代表你马上换学期……”(C看到X锐利的眼神,闭上了嘴)副校长A:“这么多年了,你 跟着我累了。不过,能做的就尽量做,不能做的事……你要有原则!!” (A轻轻摆了摆手,示意C下去工作,然后转身看向窗外沉思。C把那些文件从办公室里拿出来带到门口。)(C站在门口) 办公室的人,时不时的看着办公室,思索着,门叹了口气,最后,他盯着上面写着“副校长室”的门牌,突然想伸手去看看。 停下来。他在半空中举起手,然后又停了下来。)是关于院长的。”(C自言自语,摇头微微笑,然后走开)场景二:校长办公室主要人物: 副校长B、财务总监丁 前言:阳光明媚!B副校长黑发,戴着一副金银框眼镜,时不时反射出太阳的光芒。B看起来四十左右 几岁了。丁是个秃头,头很大。(易手牵手笑眯眯地环视办公室四周) ds 背,丁站在 B 身后,一脸坏笑) 丁主任:“校长,你觉得这个地方应该先装修。” 点头微笑) B 副校长:“不急,不急。” (丁文彦灿烂一笑) 丁财务总监:“是啊是是是是,不急,我们不急。” (乙伸手见状,丁急忙上前在乙的领口处掐了一根线,易 丁辰对视了一眼,笑了笑。 ” B 慢慢走到校长的办公桌前,像珍宝一样轻轻地抚摸着办公桌) 财务总监丁:“我们坐下如何?” (丁一脸疑惑地指着课桌后面的办公椅)B副校长:“这不对!” (B左手捂胸,右手揉下巴) 丁财务总监:“坐!坐!” (丁一脸淡漠)副总裁B:“那……坐,哈哈” 丁财务总监:“那坐!迟早!” 副校长B:“迟早?” 丁财务总监:“迟早!!”全部都在掌控之中! ”副校长B:“一切都在掌控之中吗?” ! (B 甩了甩袖子,像做了一个重大决定似的走向椅子) B 副校长:“那不用客气!” ”(乙傲慢,丁将腰弯成近90度,手直指椅子)乙副校长:“好! (B又拂袖,猛然坐下。突然一声清脆的响声,古董椅剧烈摇晃,然后砰的一声椅子骨架四散,B倒在地上)(丁文生吓了一跳 他见状,连忙把B扶起来。两人对视了几秒,然后笑了起来) B副校长:“坐好吗?” 丁财务总监:“坐好!!”副校长 B:“坐真的好吗?” 丁掌柜:“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 副校长B:“没椅子? ” 财务总监丁:“不缺! ” 副校长B:“不缺? ” CFO 丁:“更多! 菲比、冷杉、沉香……! (B看着一只手扶着自己的丁,一只手不停地比划着,乐的脸开花了) B副校长:“这把椅子……”(琢磨琢磨后省略)丁主任:“这个 ”椅子……你……给我的。”副校长B:“我?” (吃惊)丁总:“你……” (稍顿,松开B,弯下腰仔细看了看椅子)丁总:“哈哈,我说他为什么不喜欢坐这个 平日的椅子!” (丁看了B片刻,突然对B笑了笑)B副校长(一脸好奇):“为什么?丁财务长(慢慢凑到B耳边压低声音):”他掉了明太史 你给的椅子! ! ”(易故作惊讶,丁一脸认真的点了点头。片刻后,两人狂笑起来,然后一起看向门口,然后捂着肚子捂住了笑声)(易笑得泪流满面) 顺着脸),摘下自己戴的眼镜。见状,丁强忍住笑意,从口袋里掏出丝绸,小心翼翼地拿起眼镜放在桌子上) 第三幕地点:学校礼堂角色:副校长 A、教务长 C前言:阳光普照!学校为了更好地举办运动会而建的所谓多功能平台倒塌了,据传这个平台造价近10万元,拥有各种高级功能 (具体功能类型就不详细解释了,我只是举个例子来遮雨。不过好在塌方并没有造成太多人员伤亡,只有三人受伤:副总裁B、财务总监 D、官员。 因为当时只有他们三个人坐着。 在舞台上。 (C坐在礼堂的舞台上,看着满台笑容满面的数万名师生,再看看旁边正在准备演讲的X,仿佛回到了三年前。 不同的是,三年前,天空是阴天,今天是晴天)副总统A:“这次选举的目的是公平正义,符合大多数人的意愿。(稍停,观众 突然安静了)“由于种种原因,学校运动会召开了。重新安排了重新安排的日期。 (立顿,全场都笑了)“由于种种原因,一位原本是监察员的官员这次不能出席。(立顿,全场哄堂大笑)”由于种种原因,原计划的某个投票监督委员会被取消了。 这次无法参加。 (立顿,全场掌声)“由于种种原因,本次提出的校长人选未能出席。(罗敦,全场起立鼓掌)第四幕地点:某大学体育场 人物:一位官员、副总裁B、财务总监丁千旭:阴!雨!(某位官员坐在舞台中央,一脸得意,看着站在台下稀疏的师生。 台下,雨中的师生。一位官员一脸愤怒地坐在副校长B的左边,看着台下稀稀拉拉的人,雨中的师生。右边 一位官员的坐着财务主任丁主任,怒视着台下稀稀拉拉的师生。)B副校长(满脸怒气,俯身,在某官员身后,丁冲小声说道):“为什么没有” t 副校长 A co 我? (一个官员仍然一脸得意,坐得笔直)丁总(一脸生气,俯身对官员身后的B小声说道):“你不让他来!” (某官员还一脸得意,坐得笔直)B副校长(一脸生气,俯身在某官员身后对丁小声说):“C院长呢?(官员还是一脸得意, 坐直)丁总(一脸怒容,俯身在一个官员身后对B小声说道):“你不让他来!”(某官员仍然一脸得意,坐直)副校长B( 他的脸上充满了愤怒和情绪):“多么不合理! ”(话未说完,B猛地站起身来,用力一拍面前的桌子,快要癫痫发作了。突然,B感觉世界都在旋转。然后大家只听到一声巨响,“砰”的一声, B的眼前突然出现了震惊。黑色,昏迷。) 第5幕地点:某大学角色:A,B,C,D,学生A:“嘿农,你知道吗? 平台崩塌! 你知道你在打谁吗? 哈哈,猜不出来,撞到官了,撞到了大官。 ” 学生B:“那谁,Nong有脑子,你知道吗? 平台崩塌! 后来我告诉你,这件事太有意思了,那个副校长B和那个官员也分道扬镳了,这不是打官司,那你想想,那家伙肯定不高兴。 结果,两人发生了争执。 哦,我的小心脏,那真是剑与影! 这真是悲剧! ”学生C:“我的天哪,这怎么回事,舞台塌了!”什么官员和那个人,只是副校长互相掐,哦,那是一个壮观的掐。最后,他们都 被搞砸了,都被放到游戏里了,你知道吗? 妈的,舞台塌了! 你还不知道,刚才拍拍屁股仓皇逃跑的前校长也被收留了,听说不小心溅了一身血,真是倒霉! “学生 A、B、C、D(全部向左滑动” 他用手向左擦了擦额头):“哦,我的妈妈。幸好那天A长老和C叔叔不在台上!!” 同学A、B、C、D(都用右手擦了擦额头向右。):“哎呀妈呀。幸好被砸的只有B组长和丁组长,天还可以 算是亮眼了!!” 后序:阳光明媚! 演出结束了!

你可能也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