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

央行紧盯币圈 “打蛇七寸”封号警示后手还有很多

上海报道认为,藏天盖地,遮天蔽日,无法掩盖乱发航空币。 币圈的一举一动都在央行等金融监管部门的监控之下。 “自年初火币网李林事件以来,一家大型数字货币交易平台的一举一动都被监控,随时会召集一群北京币圈大佬来谈。 时间; 在链圈,央行经常请行业专家或创始团队咨询进展情况。 国内炒作暗发币、变相ICO、发空币诈骗等,监管层深有体会。 现在币圈一批微信账号被封,只是一个惩罚的暗示。 这些微信公众号每天发布的内容,基本都是发币项目的信息,在微信圈、电报群等社区的疯狂营销,太明目张胆了。” 8月22日,上海某金融机构区块链研究部负责人陈杰(化名)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记者了解到,8月21日,Golden Finance、Coinworld Express、Cannon Ratings、TokenClub、BitWu、火币资讯、深链财经等多个与区块链内容相关的微信账号被封。 命令阻止所有内容并停止使用它。 对此,腾讯在第二天表示,部分公众号涉嫌发布ICO和虚拟货币交易炒作信息,违反了《即时通讯工具公共信息服务开发管理暂行规定》,已被 被勒令阻止所有内容,他们的帐户被永久暂停。 “黑暗陈仓”被发现。 好的一面是,全球交易所平台都在海外,国内的 ICO 似乎被“清理”了。 但央行等部门对币圈的交易模式非常了解:两端在外,中间在内。 “所谓两端设在海外,即交易所服务器设在海外,关键人员和资金流向海外;吸引散户的营销团队和办公场所设在中国。其实央行 银保监会、公安部等国家部委都很清楚,圈内一些重量级人物基本出不了国。 数量庞大,国内虚拟数字货币市场得到整顿只是时间问题。” 华夏时报记者还了解到,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组组长、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公开表示,虚拟货币交易场所和ICO属于非法金融行为。 活动,坚持“一出现就罢工”。 8月23日消息,据相关媒体报道,国家互金委近日发布消息称,将在前一阶段整改的基础上,进一步针对虚拟数字货币的发行和投机行为采取针对性的清理整顿措施,维持 金融秩序和社会稳定。 具体措施如下:一是对124家服务器设在境外但实际为境内居民提供交易服务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网站采取必要的管控措施。 下一步将加强监控,实时封锁。 二是加强对国内新增ICO和虚拟货币交易相关网站和公众账号的处置。 定期发现的国内ICO和虚拟货币交易场所网站和公众号,以及上述活动支持和服务的公众号、自媒体和网站应当及时关闭和封存。 21日晚,金井财经、币世界等公众账号因涉嫌发布ICO、虚拟货币交易炒作等信息,被责令屏蔽所有内容,并被永久封号。 三是从支付结算端抓起,继续加强清理整顿力度。 多次约谈第三方支付机构,要求其严格执行不开展比特币等虚拟货币相关业务的要求。 指导相关支付机构加强支付渠道管理、客户识别和风险提示,建立监测调查机制,停止为可疑交易提供支付服务。 值得注意的是,日前,北京市朝阳区金融和社会风险防控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开展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交易场所清理整治工作的通知》, 要求所有商场、宾馆、宾馆、写字楼等场所。 不得进行任何形式的虚拟货币推广等活动。 如了解相关情况,请及时向商场、宾馆、宾馆、写字楼等场所向区政府报告。 该信息也已被证实属实。 《华夏时报》记者获得的《通知》显示,为保护公众财产权益,维护人民币法币地位,防范洗钱风险,维护人民币安全稳定 金融体系方面,据全国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领导小组办公室消息,根据《关于进一步开展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交易场所清理整治工作的通知》,现要求所有商场 、宾馆、宾馆、写字楼等场所不得开展任何形式的虚拟货币推广宣传活动。 “预计这样的通知很快就会在全国范围内发出指示。从去年到今年,全国以区块链的名义举办了无数次高峰论坛、论坛、交流会、项目会议,涵盖第一、二、 全国一线城市,国内币圈团队组织峰会,远赴国外,如日本、韩国、东南亚等国家,以及欧洲的小国,以旅游考察的名义,实际上去了 他们所在的国家/地区建立了发行货币的交易所。” 上海亿比圈内资深观察人士向本报记者指出,生活空间缩小了,狡兔三个洞穴,但央行打蛇只打了七寸。据记者了解,这种行为 整个币圈发币融资、炒作空气币的行为依然猖獗,而且海外交易所上市的币大多是没有技术含量的空气币,技术架构仿照以太坊模型,连公式都不会 可以改,只是硬币的名字;项目的白皮书可以用钱购买,完全一样。”2万元,你可以写一份项目白皮书。 雨后春笋般涌现的区块链自媒体团队提供了这项服务。 提供信息发布、白皮书撰写、商务活动等一站式服务。 接触P2P相比雷,炒作数字货币风险更大,参与者往往知道数字货币是骗局,但为了获得高额回报,他们愿意参与其中。” 国内某老牌区块链自媒体创始人张亮(化名)坦言。 而张亮也指出,虽然央行从去年开始就开始打压ICO,但现在已经开始封杀微信,取缔已经停止举办与数字货币投资相关的活动,但整个币圈也在适应变化:关闭微信公众号可以开小号、小程序迁移客户; 在活跃的社区中,大量即时的炒币新闻、项目信息、投资信息、分发糖果,以短而快的模式对冲被封禁的危险。 “更重要的是,今年上半年,其实很多对币圈敏感的大佬已经感觉到微信公众号有可能有一天被封禁,尤其是代表项目方的微信平台 ,如金色财经等。 他们的对策是逐步摒弃微信公众号内容的传播,投入人力财力搭建APP推送消息,利用微信群和电报群传播币圈信息。 所以,目前来看,这一举动对币圈的那些灰色群体并没有威慑力。 非常强大。”国家千人计划专家韩永飞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 对他们打击很大,真正要害他们的是持续下跌。以太坊价格。”币圈的寒冬不是指监管的影响,而是今年整个市场主流货币的大幅下跌。 很明显,那些大佬的财富缩水了。 一群一开始就赚了几十亿或者几十亿的人,而且不是全部套现,而是为了两面性,套现一小部分,大部分都换成以太坊继续投资其他项目,滚动运营 . 然而,比特币从 20,000 美元跌至 6,000 美元,而以太坊则从最高 1,500 美元跌至无 300 美元,尤其是这几天,让他们难过的是,比特币出现了小波反弹,但以太坊的价格仍在下跌。 刚开始,这些人大多使用以太坊作为货币投资项目,再加上监管的打击。 这缩水的味道还挺难的。”张亮指出。其实,真正吸引外界关注的是,这场国家金融监管机构与币圈的博弈战会持续多久,最终结果如何 将会。

你可能也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