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

中关村论坛新供给派经济学分论坛热议: 科技创新的重要前提是科研制度创新

11月2日,以“全球创新与高质量发展”为主题的紫金山2018中关村论坛在北京召开。在其“创新引领供给侧改革”分论坛中,华夏新供给经济研究院院长王光宇 中软资本管理集团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研究院表示,当前,如何进一步推动新技术、新业态、新业态的蓬勃发展,将为中国经济提供持久的内生动力, 这是我们所有人都需要考虑的问题。 他认为,供给侧改革最重要的理念是创新发展,这是中关村30年来取得丰硕成果的主要原因。 为此,王光宇提出了特别建议:中关村深化科技创新领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以制度供给为引领,特别是要以制度供给带动创新。 三大社会主体的热情。 这三个社会主体中的第一个是企业家,他是结构性改革中最重要的市场主体。 改革开放40年来,一大批企业家在市场中迅速成长,为社会积累财富,创造就业岗位,为社会经济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 下一步如何进一步激发创新的创业精神? 保护企业家,完善法律法规,保护知识产权、自主经营权,营造良好的社会氛围,是经济长期发展的重要因素。 二是科技人才和科研人员,技术创新是一切创新的基础。 如何进一步激发研究人员的创新活力,增加这些长期研究和技术研究人员的吸引力,非常重要。 中关村这么多科研机构和高校,如何将他们的技术和成果转化为商业成果,如何让商业成果形成示范效应,同时对科研人员和技术人员提供更高的激励,这就是我们的 系统应该有。 进一步政策推动。 第三个主体是投资者。 美国没有华尔街就没有硅谷,中国没有股权投资和风险投资就没有中关村。 如何推动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让更多民营企业和风险投资人实现共赢? 即使在北京中关村这样金融发达的地方,很多中小科技公司仍然难以获得银行贷款和间接投资,包括风险投资等直接比率。 仍有进一步改进的空间。 健康)状况。 这不仅是当前经济调整过程中金融去杠杆的客观环境,也说明我们金融服务业本身需要进一步提升对科技行业和实体行业的认识。 要推进增信、对外担保,吸引更多产业资金,积极让各投资者用好政府平台和社会公共平台,引导社会资金投向创新创业产业,满足民营企业需求 和中小型技术。 大型企业特色融资服务需求。 王光宇强调,只有让更多创新型民营企业和科技型中小企业发展起来,才能为中国经济发展带来新动力。 7月21日,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王光宇在青岛在经济学所、中国新供给经济学50人论坛“新供给、新金融:助推高质量发展”二季度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会上,笔者接受专访时表示,金融机构要创新经营思路 ,更多支持科技型企业。 他说,科技型企业往往资产轻、技术密集、人才密集。 当一个科学家或一些科研人员决定创业时,企业往往除了人和技术外没有其他资产,此时就需要资金支持。 钱的来源有三种:从客户那里赚钱、从银行借钱、为股东的钱融资。 对于一个处于发展初期的公司来说,让客户给它很多钱是不可能和不现实的。 寻找更多的债务资金,谁愿意借钱? 在北京中关村,55%以上的中小企业从未获得过银行贷款。 另外,要大力发展股权投资,但我国股权金融业还不发达,风险投资、风险投资、股权投资还比较少。 “从中层看,这个问题不是任何一个部门都能解决的,要大力发展直接融资,调动各种金融力量,形成中小企业投融资生态体系。” 王光宇相信。 华夏新供给经济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贾康近年来一直在呼吁科技创新:制度创新与管理创新密不可分。 他曾分析批评科研项目和经费管理相关制度的不合理现象,强调只有通过制度创新,打破这种条条框框,才能促进产学研结合,进一步释放科研创新活力。 技术创新。 贾康表示,企业供给侧改革除了自身努力外,离不开政府的制度供给。 在11月2日的座谈会上,贾康表示,从内在逻辑上看,供给侧改革是对推动创新应该把握的主要矛盾更加严谨的学术表达。 创新可以理解为制度创新、技术创新和管理创新。 科学家们从基础理论的探索发展到与市场相接的应用技术和市场开拓。 在这个线程上,大多数人首先涉及到的是技术创新和管理创新,但从整个社会系统的角度来看,作为研究的读者会深刻认识到,我们必须如愿推进中国的技术创新和管理创新,不断跟上。 大踏步的时代,使我们能够在工业革命过时后赶超、接近并达到世界先进水平,最终实现超车。 在这样的宗旨下,整个经济社会的转型需要制度创新,需要引导我们的技术创新和管理创新全过程。 “从宏观的角度,我们特别强调这种认识。在我们对供给侧的基础理论研究中,我们试图建立和发展新供给经济学的认知框架。供给侧改革,现在从战略层面进一步表达出来。” 政策作为建设现代经济体系的主线,是邓小平所说的生产关系自我革命的深水区改革的延续。” 贾康说。 嘉康认为,在现实生活中在生活中,只有制度创新才能真正打开中国技术创新和管理创新的巨大潜力。 在现实生活中,如果没有有效的系统供给,我们经常会遇到让我们困惑的问题。 中国人不缺勤奋,甚至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勤劳的民族; 中国人并不缺乏智慧。 至今,为什么我们还面临着所谓的“钱学森问题”? 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们在教育发展上投入了很多资源。 从上到下,没有人不重视教育。 家长不用多说,详细检查管理部门和当地政府。 现在我们去中国的各个地方,那么多的中小城镇。 ,你会看到的最美的建筑就是学校。 不排除部分偏远农村的教育设施还存在一些问题亟待解决,但总体来说,教育硬件已不如从前,投入很大 对其进行优化; 整个中国几十年(包括改革开放几十年),钱学森问国家领导人,为什么我们迟迟没有培养像创新领袖这样的优秀人才? 我们遇到了哪些障碍? 到现在,从我们的教育改革到科技体制的改革,我们遇到的,说白了就是体制机制的障碍,就是相关的制度供给不能有效支撑潜力 成为技术创新的引领者。 这些人才脱颖而出。 对于钱学森的这样一个问题,我们可以追溯到一个更具有历史意义和深度的话题,那就是“李约瑟之谜”或“李约瑟问题”。 上世纪上半叶,李约瑟注意到中国古代文学中有一系列非常值得称道的发明,但工业革命之后,在现代意义上的科学观念下,中国的发展却远远落后。 重点是什么? 分析有很多,其中最关键的就是制度机制问题和制度供给的有效性不足。 例如,中国过去确实有一个值得称道的科举制度,它使低端社会成员能够上升。 虽然成功率很低,但即使你是偏远农村家庭的孩子,只要努力学习,理论上是有办法的。 ,有可能让他读书当官,成为国家栋梁。 在隋朝以来1000多年的历史中,中国已经在社会上很好地形成了这种人才培养机制,但很遗憾的是越来越达到“八足文”的境界,只注重文科。 并且只关注比较形成。 那些过去形成的知识和传统哲学,如三卡五常、儒家经典,都没有在工程和科技理念下进行系统性知识创造的激励,必须与产业相匹配。 革命。 相反,他们抑制了现实生活。 ,工商业的发明已经上升为一个科学体系。 北京市科委副巡视员刘辉在座谈会上表示,北京市科委作为市政府科技工作的组成部门,近年来,围绕加强科技进步工作的宏观管理和统筹协调,优化科技资源配置,强化重大科技引领责任, 科技专项组织实施综合平衡,推进科技北京建设,强化国家科技发展服务职责,做好本市与国家重大科技对接相关协调服务工作 项目。 刘辉说,目前,全市科技体系推动北京国家科技创新中心建设不断取得新进展,这在从设计图到施工图的过程中凸显了顶层设计体系能力。 加强中央地方协调,建立组织架构,深化改革先行,改革取得新突破,坚持创新引领,带动经济转型发展,改善生态环境,激发创新创业活力。 今年一季度,科创中心建设项目和项目224个,开工率达到99%,大部分将在年底前完成。 他说,北京市科委下一步的重点工作是围绕六个方面继续推进:一是加快“三市一区”等主平台建设; 二是加强创新源供给; 三是加强改革攻坚。 四是打造区域创新新高地,五是打造高水平人才队伍,六是提供服务保障。 适应和引领经济新常态,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根本上是创新驱动。 欧洲人文与自然科学院(European Academy of Sciences)院士、爱尔兰皇家科学院院士、爱尔兰都柏林国立大学终身教授、中关村海外顾问孙大文分析了许多 我国当前农业发展的不利因素,认为涉及自然条件、产业结构和环保成本。 ,严重制约着我国农业发展的速度和精准度。 他说,我国正处于全面深化农业产业改革的关键时期,发展先进农业科技势在必行。 中国应该怎么做? 要将先进的农业技术应用到农业生产中,最重要的是将各个环节高效、有机地结合起来。 确立“五位一体”科技创新战略定位,围绕人才储备、理论基础、技术创新、产业应用和市场竞争五个方面,重点关注人才孵化率、理论创新、技术可靠性 ,行业的适应性和市场的优势。 将最前沿、最可靠、最高效的技术实际应用到农业工业应用中。 一个领域的发展离不开国家的支持和引导。 进入农业产业全面深化发展的新时代,国家要紧紧围绕“政策导向”、“资金支持”、“农业延伸”三大主线,为新时期的成功打下坚实基础 时代。 这场攻坚战为农业产业转型升级提供了坚实有力的保障。 在政策导向上,孙大文认为,应进一步支持绿色农业、设施农业、农业集体经济、农业金融服务、农业高端人才的培养和引进,吸引、引导和促进国家发展。 政策。 发展农业产业。 在财政支持方面,进一步加大对良种繁育、先进农机、设施农业的专项补助力度提高农业高端人才待遇,资助农业龙头企业建设农业产业示范。 在农业推广方面,要建立高端农业智库,召集专家学者深入领域,将农业推广落实到农业细节中,真正发挥农业先进技术的作用 . 孙大文还指出,农业科技是典型的跨学科融合。 农业科学、生命科学、食品科学、计算机科学、机械工程、化学工程、生物工程、统计学等与农业工程技术密不可分。 统筹此类学科协调高效发展,建立国家多学科协同创新平台,将有力推动我国农业科技进步。 他认为,目前,我国农产品市场更多依赖国家政策的支持和保护。 这虽然为当地农业创造了稳定的发展空间,但也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我国农业发展的竞争力。 在全球化的今天,中国农业应该主动出击,积极参与农业工程技术领域的国际竞争。 同时,在综合评价的前提下,合理开放农产品市场,适当引入外部竞争,促进竞争,推动改革,全面促进农业科学和技术快速发展。 我国的技术。 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北京凝聚态物理研究中心首席科学家、未来科学奖科学委员会委员丁宏讲述了一个物理学家三极管的故事 和硅谷在论坛上。 他说,希望通过这个故事,让大家体会到基础科学研究和技术创新的作用。 他提到肖克利、巴丁和布拉顿是贝尔实验室的三位固态物理学家。 后来,固态物理学改为凝聚态物理学,不仅包括固体,还包括液体。 他们是贝尔实验室的诺贝尔奖获得者。 安德森修改。 这三位物理学家于 1947 年,也就是二战后不久发明了三极管,并于 1956 年获得了诺贝尔奖。在三极管的发明中,物理学,尤其是量子物理学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丁宏认为,从历史的角度看,基础研究和从事基础研究的人在所有工业革命中都发挥了决定性作用。 只有将基础科学研究、产业技术和市场机遇紧密结合起来,才能在更高水平、更大范围内推动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

你可能也会喜欢...